您现在的位置:金寨新闻网>> 文明金寨>> 金寨好人>>正文内容

郑玲玲:替亡父捐献器官、拯救3位病人的95后女孩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    概述:郑玲玲,女,19992月生,金寨县长岭乡人,学生。 2016517,郑玲玲父亲郑以祥在肥西县建筑工地突发脑溢血,519出现脑死亡。生死线间, 身为女儿的她突破传统枷锁,替父亲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捐献器官,并使3位病人获得重生。她让爸爸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得以延续。

    儿女同意捐献父亲器官 这在我省尚属首例

    “这对姐弟俩让我很意外,非常感动。儿女同意捐献父亲的器官,这在安徽省是第一例,在全国也很罕有。这对姐弟俩懂事、豁达,他们对生命的尊重,让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汗颜!”几天过去了,省红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汤常荣谈起与郑莉姐弟俩接触的过程,依然赞不绝口。汤常荣是19日早上接到电话通知,安医大第二附属医院有一名潜在的器官捐献者。在赶往医院的路上,他在心中“预演”了许多种可能:直系家属同意捐献,可旁系家属反对,大家吵成一团;没谈几句,就被家属团团围住,质问“凭什么要捐献器官”;谈各种条件——这是他在协调时常有的遭遇,这些往往比协调失败,器官捐献不成更让人沮丧。可是,见到潜在捐献者的家属,汤常荣发现自己猜错了。捐献者的直系亲属只有两个:16岁的女儿和14岁的儿子,另外,捐献者的大哥、大嫂、二哥也在。几人都眼圈通红,尤其是一双儿女,眼皮肿得眯成一条缝,悲伤难抑,却能极力克制,情绪还算稳定。见到汤常荣,他们不吵不闹,也不多话,静了一会儿,女儿郑玲玲走到他面前,声音很低却很坚定地说:“我们全家商量过了,都同意捐献我爸的器官。”

    “有什么要求吗?”汤常荣循例问一问。郑玲玲摇摇头又点点头,看着他说:“我只有两个要求。第一,希望我父亲的生命可以在其他人身上延续;第二,接受器官捐献的人一定要救活,代替我父亲好好活着!

    听说3例器官移植手术成 女儿露出几天来第一个笑容

    “3个移植手术都成功了,恢复良好?你没有骗我,不是安慰我吧?他们以后是不是就会好了,能继续活很久?”昨天下午,听到爸爸的器官真的挽救了3条人命,郑莉终于露出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,她和弟弟的两个心愿都实现了。

    作出捐献父亲器官的决定,对于郑玲玲和弟弟来说艰难但并非偶然。几年前,郑玲玲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一条新闻,一名少女因为车祸去世,父母决定将女儿的器官捐献出去,另一座城市里的尿毒症女孩儿因此得救。第一次听说器官捐献,郑玲玲深受震撼,她把那条新闻反复看了好几遍,长叹一口气:“太伟大了!以后如果有机会,我也愿意捐献器官!”语气中不容忽视的感动和认可,弟弟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 517,在肥西县某建筑工地做木工的郑以祥突发脑溢血,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。当郑玲玲姐弟俩赶到时,郑以祥已被送到ICU病房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之后的几天,郑以祥的病情不断反复,郑玲玲和弟弟从最开始的悲恸大哭,不愿面对,到逐渐接受爸爸即将离世的现实,他们都希望能最后再为爸爸做点什么。

    519凌晨,郑以祥的病情急转直下,不久后脑死亡。这时,医生找到了郑玲玲一家,介绍起器官捐献,并告诉他们,郑以祥的双肾和肝脏可以让3名患者重获新生。听到这里,郑玲玲心里一动,抬起头,和弟弟对望一眼,他们都觉得,这是爸爸辞世最好的方式。唯一让他们意外的是,原本以为观点守旧的大伯、伯母和二伯,在详细了解器官捐献之后,最后竟然也同意了。

    “爸爸去世了,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,若是他的器官可以救人,真能挽救3个人的性命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如果爸爸在天有灵,知道这事,一定也会赞同我们的决定。”郑玲玲说。

    姐弟俩立誓考上大学 用录取通知书感谢父亲养育之恩

    当陈忠和张栋顺利“闯关”,植入的肾脏在他们体内正常运作时,郑以祥在儿女、亲人和村邻的送行下落葬。这也意味着从此姐弟俩将相依为命。葬礼结束后,郑莉牵着弟弟,在爸爸的坟前重重磕了3个头,向他许诺:“爸,我会照顾好弟弟,我们都会好好念书,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!

    郑以祥是个单亲父亲,十几年前离婚后,他又当爹又当妈,将儿女拉扯长大。爸爸宽厚且布满老茧的大手握着小手,一笔一画地教写字,是郑玲玲童年时最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 老家在山区里是出了名的穷,为了给姐弟俩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,年近50岁的郑以祥决定到合肥打工。郑玲玲姐弟俩也跟着,成为“随迁候鸟”一族。郑以祥在肥西的建筑工地做木工,姐弟俩在新站区的寄宿学校上学。虽说都在合肥,可是一家三口只有周末才能团聚。每个周五,是郑莉和弟弟最期盼的日子。

    郑以祥的工作很辛苦,天刚蒙蒙亮就要上工,天黑才下班。为了能多睡一会儿,他平时总是在工地上随便搭个床铺,很少回家。可只要是姐弟俩回家那天,哪怕再晚再累,郑以祥都会骑车1个多小时赶到家,和他们吃顿饭、聊聊天,偶尔抽空带姐弟俩出去玩。上周,一家三口最后一次团聚,郑以祥还反复提醒姐弟俩,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能贪玩,成绩不能下降。

    “虽然爸爸走了,但是我和弟弟还是想留在合肥继续学习,爸爸最关心我们的成绩,我们一定不能让他失望。哪怕再苦再难,我都要和弟弟学出来,考上大学,把录取通知书作为感谢爸爸养育之恩的最好礼物。”面对今后的生活和学习郑玲玲表现的异常坚定从容。

    短评:

    百善孝为先,几千年来,人们把忠孝视为天性。在生死离别之际,郑玲玲艰难抉择,以父之名捐献器官帮助他人,让父亲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。她让传统的孝道更具有普世价值,这是科学、人性和人道的需要,也是社会文明、进步的标志。
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2月08日